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好書推薦

婉約派詞人柳永:忍把浮名,換了淺斟低唱

發布時間:2019-8-2
作者:
來源:九丘伴讀
閱讀量:346

人們常說:凡有井水處,自有柳永詞

他說:才子詞人,自是白衣卿相

紅塵寂靜,浮生匆忙

他有傲人才華,卻仕途失意

轉身進入柳巷,開啟另一番天地

世事變換如風,但不影響他的詞流傳千古

高渾處不減清真,長調尤能以沉雄之魄,清勁之氣,寫奇麗之情,做揮綽之聲。

他一身桀驁,滿腹愁腸,留下無數波瀾筆底驚艷時光的佳詞,供世人傳唱。

柳永,原名三變,字景莊。后改名永,字耆卿。“三變”出《論語·子張》:“君子有三變:望之儼然,即之也溫,聽其言也厲。”

這是說君子給人三種感覺:遠遠看上去很有派頭,近距離接觸起來卻很溫和,而他說話又很嚴厲。“景莊”即“大莊”,意思是“非常莊重”。“景”在古漢語里最主要的意思是“大”,比如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,“景行”就是“大路”。

01 奉旨填詞的白衣卿相

史載,柳永作新樂府,為時人傳誦。

宋仁宗本身雅好文學,但他要求文學必須符合主旋律,也就是正統儒家的意識形態,十分反感浮艷虛薄的文字。

三變年輕時常流連于秦樓楚館,跟很多妓女建立起深厚的友誼,作了很多在正統儒士看來是不入流的詞曲。

其中一首詞是《鶴沖天》,以貌似豁達的口吻將科舉失利看得如過眼煙云一般:

《鶴沖天》

黃金榜上,偶失龍頭望。明代暫遺賢,如何向。未遂風云便,爭不恣游狂蕩。何須論得喪?才子詞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

煙花巷陌,依約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尋訪。且恁偎紅倚翠,風流事,平生暢。青春都一餉。忍把浮名,換了淺斟低唱。

那一年他參加進士試,本已取中,但宋仁宗見取中的進士中有他,當即在卷子上批示:“且去淺斟低唱,何要浮名?”

這首詞的大意是:科場失利算不得什么,像我這樣的才子即便不做官,卻天然就是白衣卿相。科舉不值得去爭,不如到煙花巷陌里偎紅倚翠,這才是逍遙快活的人生。人生苦短,為什么不過得瀟灑一些呢?

寶貴的時間精力與其用在科場和官場上,還不如用在風月場上呢。

雖然這只是一時激憤之下的牢騷話,柳永后來還是不斷去應考,以期用淺斟低唱的本領換一點真正的實惠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他真的考中了一次,只是皇帝親筆黜落了他:“何用浮名,且去填詞!”

皇帝偏偏要和柳永較一次真兒:你不是不屑于朝廷的功名嗎,你不是“忍把浮名,換了淺斟低唱”嗎,那又何必來爭這份功名?!柳永以自嘲的姿態反抗了一下,從此自稱“奉旨填詞”,從此便是流連忘返于煙花巷陌。

02眠花宿柳,聲名鵲起

據《避暑錄話》記載:“柳永為舉子時,多游狹邪,善為歌辭。教坊樂工每得新腔,必求永為辭,始行于世,于是聲傳一時。

余仕丹徒,嘗見一西夏歸朝官云:‘凡有井水處,即能歌柳詞。’”

柳詞之美,在于其雅俗共賞,不滯澀,圓潤自然。詞境即使是寫送別宴飲,也是及其開闊的。暮靄沉沉,楚天浩渺,并不局限在個人情緒的揮灑,這就是柳詞藝術手法高妙之處。

后人說柳永的詞是“俗不傷雅,雅不避俗”,大約說的是“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”這樣的句子。柳永的詞通俗化、口語化、市井化的色彩卻并不失于鄙薄、俚俗之語,卻有著強烈的感染力,讓人產生共鳴。

在北宋重聲樂的時代氣氛中,光靠歌詞是難以傳之遐邇、雅俗共賞的。(柳永詞)是得力于新聲,即大量新興曲調的。

因此宋時歌姬舞女中便盛傳“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不愿千黃金,愿得柳七心;不愿神仙見,愿識柳七面”的歌謠,時至今日,誰人不知那一句唱落離人眼淚的“楊柳岸、曉風殘月”

《雨霖鈴》

寒蟬凄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都門帳飲無緒,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

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冷落清秋節!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,曉風殘月。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?

03 春風得意,耆卿為官

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

景祐元年(1034年),仁宗親政,特開恩科,對歷屆科場沉淪之士的錄取放寬尺度 ,柳永聞訊,即由鄂州趕赴京師。是年春闈,柳永與其兄柳三接同登進士榜,授睦州團練推官 ,暮年及第,柳永喜悅不已。

二月,柳永由汴京至睦州,途經蘇州,他得知從睦州而來的范仲淹恰好也在蘇州,柳永遂前往拜謁,并寫下一首《瑞鷓鴣》送給范仲淹。

《瑞鷓鴣》

吳會風流。人煙好,高下水際山頭。瑤臺絳闕,依約蓬丘。萬井千閭富庶,雄壓十三州。觸處青蛾畫舸,紅粉朱樓。

方面委元侯。致訟簡時豐,繼日歡游。襦溫袴暖,已扇民謳。旦暮鋒車命駕,重整濟川舟。當恁時,沙堤路穩,歸去難留。

柳七在詞中先贊頌對方轄地物阜民豐、鐘林毓秀,然后歌頌對方功業事跡,最后祝對方前程似錦。

景祐四年(1037年),柳永調任余杭縣令,撫民清凈,深得百姓愛戴。

寶元二年(1039年),柳永任浙江定海曉峰鹽監,作《煮海歌》,對鹽工的艱苦勞作予以深刻描述。

《煮海歌》

煮海之民何所營,婦無蠶織夫無耕。

衣食之源太寥落,牢盆煮就汝輪征。

年年春夏潮盈浦,潮退刮泥成島嶼。

風干日曝咸味加,始灌潮波塯成鹵。

鹵濃堿淡未得閑,采樵深入無窮山。

豹蹤虎跡不敢避,朝陽山去夕陽還。

船載肩擎未遑歇,投入巨灶炎炎熱。

晨燒暮爍堆積高,才得波濤變成雪。

自從潴鹵至飛霜,無非假貸充餱糧。

秤入官中得微直,一緡往往十緡償。

周而復始無休息,官租未了私租逼。

驅妻逐子課工程,雖作人形俱菜色。

鬻海之民何苦門,安得母富子不貧。

本朝一物不失所,愿廣皇仁到海濱。

甲兵凈洗征輪輟,君有馀財罷鹽鐵。

太平相業爾惟鹽,化作夏商周時節。

五更鼓角聲悲壯,三峽星河影動搖。

野哭幾家聞戰伐,夷歌數處起漁樵。

臥龍躍馬終黃土,人事音書漫寂寥。

柳永為政有聲,被稱為“名宦”。

半生風月棲居,半世官場流離。柳永一生或清淡或風流、或縱情肆意又或獨步天涯。這個穿白衣的宋代才子,終是一個傳奇。

柳永(約987年—約1053年),原名三變,字景莊,后改名永,字耆卿,排行第七,又稱柳七。宋仁宗朝進士,官至屯田員外郎,故世稱柳屯田。北宋著名詞人,他以畢生精力作詞,人稱“凡有井水飲處,皆能歌柳詞”,對宋詞的發展有重大影響。

能4个人玩的麻将app
抢庄牛牛技巧图解 重庆时时彩软件 叶汉233投注法图解 北京pk拾前三稳赚技巧 时时彩 龙虎技巧 8串247中5场居然亏本 四肖八码 期期准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计划 四不像图2019年刘佰温四不像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十一选五如何确定三胆 手机版二八杠游戏下载